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小说  »  海上旖情记(8)

海上旖情记(8)

七、诗般柔情

  第二天的早上,小娟在哥哥的伺候下穿好校服却踌躇着不敢出房门。

  “我们一夜天都睡在一起,妈妈会不会讲我。”

  小川又好气又好笑,但也不好意思笑妹妹。

  于是软磨硬拉的把妹妹弄下楼。

  早餐桌上,妈妈爱兰却像没事人一样给儿女们夹早点,叮嘱一些到学校去要

注意点什麽的话。

  小娟连头也不敢擡,只是拼命点头。

  小川却发现妈妈的眼里闪着些异样的神采,似兴奋,似惶恐,似期待。

  下午,他早早的结束了报社的工作赶回了家。

  没有女儿在家里总是静静的。

  楼上妈妈的房间里传来留声机里唱片的歌声,是妈妈喜欢的歌星白光娇嗲的

歌声:“有人对我说……说什麽……桃花江是美人窝……”

  他轻轻的上了楼,脱掉西服换了身轻便的香烟纱的褐色短褂,翻起雪白的袖

口,向妈妈的房间走去。

  推开虚掩的房门,他发现妈妈正斜倚在沙发上,闭目欣赏着留声机里优美的

歌声。

  小川一边蹑手蹑脚的走向妈妈,一边打量着妈妈。

  妈妈真美!

  只见妈妈没有穿她常穿的旗袍,而是穿了一件亚麻的浅色短上衣,外面也是

一件烟灰色的坎肩,下身着的是墨绿长裤,头上松松的梳了个发髻,鬓角边插着

一枝玉兰花,衬得她那端庄秀丽的容顔,真是:丰硕饱满之姿,有如盛放秋日的

山茶;清豔动人之色,更胜翩舞春风的桃花!

  再配上那《桃花江里美人窝》的豔曲,真让小川觉得自己的家里就是那美人

云集的桃花江了!

  “姆妈。”

  小川轻轻坐到妈妈的身边,伸手搂住了妈妈的纤腰。

  “啊吆,你又吓了姆妈一跳!”

  爱兰拍着胸口不胜惊吓。

  但那薄薄的外衣里弹动的双乳却更显无尽的魅力。

  小川不觉有些癡迷了。

  他把爱兰搂近身边,靠在妈妈的耳边柔声的道:“看到姆妈这麽专心的听歌

不好意思打扰。再说姆妈这麽动人的样子,我也要好好欣赏欣赏嘛。”

  爱兰柔顺的随儿子把自己搂过去,靠在儿子的肩膀上吃吃的笑着说:“你呀

,嘴巴里灌满了蜜糖。那里女人能够吃得消你花啊。”

  爱兰的腰肢虽没有小娟的细,却丰腴又柔若无骨。

  小川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他在妈妈柔软的小腹,轻轻柔摸着,嘴里甜言蜜语滔滔不绝:“姆妈,不是

我儿子嘴巴甜,实在是我的妈妈长得实在迷人!连我这个做儿子的,都被你迷住

了。”

  说着就向妈妈的红唇上吻去。

  “嗯……不要这样子。”

  爱兰左躲右闪,只让儿子渴求的嘴唇落在自己的香腮上。

  小川见妈妈挣扎便放松开来。

  爱兰理着鬓边弄乱的发丝,似羞带嗔的埋怨:“那里有儿子香姆妈面孔的…

…去去去,去亲你的亲亲阿妹去。不要来烦你的亲娘。”

  小川早知道,妈妈其实早对自己这个儿子芳心暗许,只是拉不下做妈妈的面

子。

  其实倒也是,让亲妈妈拉下面子跟亲儿子上床作爱是有那麽一种难堪,何况

母子相奸还是乱伦禁忌中的第一禁忌。

  不过在昨天跟妹妹作过爱以后,小川就决心在今天把妈妈拉下水,共浴乱伦

的爱河。

  正好唱片已经换了一首歌曲,是白光的有名的《假正经》。

  他用手指竖在唇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再指指留声机:“嘘……听。”

  爱兰很奇怪,静下来仔细的一听。

  喇叭里传来白光煽情的歌声:“假正经,假正经,做人不要假正经,你有情

,我有意,不妨今天谈个清……”

  “哎呀,你讲姆妈假正经?真是要死了,我怎麽养了一个这样的儿子……”

  爱兰顿时俏脸通红,像个小女孩一样,握起粉拳对着儿子的肩膀就是一顿乱

擂。

  小川笑着躲闪:“姆妈,不要,不要。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意思,是啥意思?!得寸进尺,欺负起姆妈来了。不睬你了。”

  说着爱兰挣开儿子的怀抱,蹬着绣花拖鞋向门外走去。

  小川有点傻了:是不是自己弄巧成拙了?

  一时呆坐在沙发上愣住了。

  爱兰到了门边不见儿子追来,忍不住扭头发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戆儿子,

青天白日的,你要姆妈怎样啊?亏你老是吹自己懂女人的心呢!”

  小川一听,不由得大喜过望,跳起来追了过去……

  阁楼是平时当客房用的。

  老虎天窗虽然不小,但一直拉着窗帘。

  所以即使在这下午二三点锺的时候,三层阁上还是挺暗的。

  爱兰是被儿子抱上阁楼的。

  当小川一把拉掉客床上的床罩,把她放到床上时,她一用力,儿子就倒在了

妈妈身上。

  母子俩的嘴唇生平第一次接触到了一起,顿时熊熊的欲火燎原起来。

  两条灵蛇般的舌头在对方的口腔里饑渴的探索、纠缠、吮吸。

  他们吻得是那麽的紧、那麽的久,以至于两人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

  小川贪婪的吮吸着妈妈口腔里多情的汁液,手也在妈妈的胸怀里急切的摸索

  从脖颈到乳房、到小腹,他仿佛是一个初触情海的少年,显得是那麽的猴急

  但是他的双手探摸过处,钮扣、衣带都纷纷的解脱开来。

  随着他身体的摩擦蠕动,爱兰不一会就胸怀半解,不但坎肩、外衣,连胸衣

后的搭扣也都被解散了,大半个圆滚滚、鼓囊囊的雪白乳房已经露了出来。

  小川的吻也从妈妈的嘴唇移到脸颊,又从脸颊移到了脖子,最后终于从胸膛

移上了高高的圣洁的圣母之峰。

  妈妈柔软的一双肉丘,摆脱了胸衣的束缚,在胸前重重的摇晃起来。

  母亲乳峰的顶端,坚硬的乳头显的更加的红润且高高的耸立起来爱兰紧闭双

眼,享受着旷别已久的异性肉体的交缠。

  当儿子的双唇吻上了自己的欲望的山峰,她的嘴里也发出了销魂的呻吟。

  而她的手也恰恰从儿子的腰带,解到了儿子最上面的那粒纽扣,开始肉贴肉

的用她的滚烫的纤手直接爱抚儿子健壮的胸膛。

  小川的手在母亲胸前那份神圣的领地上颤颤的漫游着。

  这里曾是父亲──那个自己已经记不清形象的男人独有的领土。

  这儿是深深的沟壑,两边是两座浑圆的坟墓,坟墓里埋葬着多少男人豔羡、

好奇、贪婪的目光,包括自己。

  然而,母亲的乳房,又似深埋地底的喷泉,当年父亲用他欲望的钥匙,打开

14岁的母亲青春的泉眼后,这里,这两眼喷泉就喷薄出美丽甜蜜的乳汁,哺育

了自己──他细细的揉捏,深深的品尝。

  那夜后,时时想对母亲的乳房探幽访微的心理,今日终于以手、唇在上面按

摩起伏而得以实现。

  他换了一个乳房吸吮。

  那乳头早已硬硬的挺起在软软的乳房之上。

  他每一吮,妈妈就发出一声低低的呜咽。

  这阔别已久的地方啊,是这麽的美妙!

  想当日,自己还是个懵懂的婴儿,不过是爲了食欲而吮吸这里。

  而今日自己却是爲色欲而吮吸!

  这真应了孟老夫子的那句话:“食色,性也!”

  只是不论是爲“食”,还是爲“色”,这对妈妈乳头的吮吸都是充满了儿子

对母亲的爱恋!

  小川的手慢慢的画过了一片温润的肌肤的平原。

  那平原的尽头,那苍苍的蒹葭丛里是两座微微突起的小山峰。

  那山峰下是一切伟大生命的发源,是自己生命的起点。

  突然,他的手一下子就湿了起来,分明来到了水乡泽国。

  密密的蒹葭长在柔软的土地上,涓涓的温暖的细流把一切都弄得很湿、很暖

……

  他试图用手把这生出自己的宝地探测清楚,但稍一用力,肩头便被母亲的指

甲掐得很痛。

  妈妈的宝地是那麽的湿、那麽的软、那麽的富有弹性,手指根本就没法探清

里面。

  他的手指温柔的在洞口起伏滑动,感觉着这伟大的生命之门的魅力,但同时

也让他十分的不协调感,这紧紧的源头恐怕容不下自己的肉棒,却如何生出自己

这麽大的身体?

  爱兰有点受不了儿子的细拢慢撚,麻痹般的兴奋感扩散到她的身体之中,在

下腹部温柔粘稠的液体,已经从蜜处满溢出来了。

  这种现象,使得爱兰早已忘记自己是身上男子的母亲,而成爲一头纯粹的雌

性动物,只想要得到女人的愉悦没有其她的想法。

  借着身躯的扭动,她的一只曲着的脚伸入了儿子的胯间,刚才被她褪下的裤

子已经褪到了儿子的臀际。

  赤裸的脚趾滑过儿子粗大的阳具,她的心跳动得激烈起来。

  好大哦!

  但脚趾随即向下蹬直,把儿子的裤子一下子推到了他的脚踝。

  小川兴奋了。

  他拉掉母亲的内外裤子,就一下子伏了上去。

  儿子的阳具和母亲的性器立刻就结合到了一起!

  小川感到自己巨大的龟头完全被妈妈温暖潮湿的阴道所包容。

  妈妈的那里是那样的湿滑,炽热,生似要把自己的阳具融化一样。

  那绵软的阴肉层层叠叠地压迫着他的肉棒,淫水不断的流出包裹着他前进的

龟头。

  爱兰的下体挺动得十分地厉害。

  随着小川插入抽出的节奏,爱兰不住地把自己的下身往上凑,极力让儿子的

肉棒能够更加深入地插进她火热的深处。

  不一会,母子俩的节奏就完全的配合在一起。

  此起彼伏,此进彼出,天衣无缝。

  由于儿子的肉棒带来无法形容的快感,那年轻强有力的撞击及律动,使得爱

兰的阴部的骚肉不断的抖动。

  肉欲燃烧的火焰蒸腾起来!

  不断沖击而来的刺激,使得爱兰的肉体整个往后仰,而形成美丽的弓形,并

且一直发出兴奋的呻吟。

  小川趴在妈妈的身上尽情的抽插着。

  妈妈穴里的骚肉似一个温暖的热水袋紧紧裹缠着他的阴茎。

  那恰倒好处的紧抱,随着妈妈每一次纹丝合缝的迎送,都使小川感到无比的

刺激和快感。

  他奋力挺动腰臀,让长枪次次到底,在妈妈的花心上溅起阵阵快活的涟漪。

  他跟妈妈已经不需要那些“九浅一深”之类的花样。

  他只觉得他了解妈妈的每一个细微的要求,每一次插入都能挠到妈妈的痒处

  而妈妈的阴道每一次抽搐,每一次迎送都能挤压到他最舒服的所在。

  不论是妻子、情妇,还是其他任何有过性关系的女人,甚至连自己心爱的妹

妹都没有过如此畅快淋漓的快活!

  妈妈的穴里穿越过儿子的肉体,妈妈的穴里也最善于容纳儿子的阳具!

  只有妈妈才最知道儿子的心,也只有妈妈才最体贴儿子的性!

  小川完全失去了往日作爱时的从容,不再去细细品味身下女人的紧窄和反应

  他知道妈妈的每一次紧缩,每一次挺起,每一次呻吟都是向他发出的邀请与

命令,恳请他尽一尽儿子的孝心,彻底填满妈妈十几年来穴里的空虚,命令他更

快更用力的向妈妈的穴里戳入、撞击。

  爱兰抑制不住发出极大的呻吟,虽然只是痛快的哼哈,没有昔日最刺激小川

的淫声浪语,但也足够刺激他:妈妈已经彻底臣服于自己的阳具之下。

  一次次的高潮向爱兰袭来,她的头在枕头上不住的摇摆,发髻早已散成满枕

的长发,散在胸前,散在嘴里。

  她的屁股不停的擡起、放下,迎接着每一次儿子肉棒的沖击。

  又一阵难以抑制的快感袭来,她一口咬住一缕飘来的发丝。

  残存的理智让她害怕自己会克制不住的大叫,惊动砖墙后的隔壁邻居。

  她在心里一百次一千次的大叫:“快来吧,我的宝贝儿子!戳穿你妈妈的骚

穴!妈妈是这麽的喜欢你,喜欢你的阳具,你的鸡巴,你的鸟子!!来吧,我的

儿子,妈妈的骚穴需